独立志

封面人物 ARTIST

磊落 一对中国音乐人夫妻前往非洲,为古老的大陆献上了一张鸿篇巨制的专辑

VOL.764 2015.12.25
分享到:

刚听到这张专辑时,我激动不已。两位东方人试图用音乐探寻这片古老而又神圣的大地,而他们表达出来的这份大地上的美好是那么的让人心生向往。这是一份难得的礼物,必须让更多的人听到。于是海盗立马联系到了两位专辑的主创,一位是“The Push 推”乐队的贝斯手王磊,师从唐朝乐队张炬,原苍蝇乐队、鲍家街43号乐队贝斯手;一位是澳大利亚籍建筑设计师及独立音乐人Wang Yile,也是王磊的妻子。他们也有个组合,名叫“磊落”。


2014年6月,二人萌生了以非洲为题材制作一张世界专辑的想法。“以非非洲本土人民的视角,体会并感悟其律动类型所传达的讯息,并进一步通过本身积累的技能、知识和感悟,以尊重和敬意的态度描述带有巨大画面感的广袤自然。”Wang Yile说到。


2014年8月初,王磊和乐乐二人动身前往坦桑尼亚,开始了这段终生难忘的音乐之旅。


基诺

Wang Yile回忆道:“先到达的城市是坦桑尼亚的首都达雷萨拉姆。这是一个不紧不慢的城市,一个急躁的人在这里几乎无法生存。这个城市就好像一个遍布软绵绵墙壁的屋子,所有急切的请求和迫切的诉说在这里都悄无声息地在打哈哈声中消解。人们以一百万分的认真倾听着你的要求,以一百万分的热情回应你的要求,并且在接下来的一百天里用百万分之一的速度慢悠悠解决你需要解决的事情。达累萨拉姆是一个缓慢而耐心的城市。这个城市的小人物们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认真而闲适。我听当地人对我说,非洲有一句谚语:“太阳会在它该升起的时候升起。”这是他们的生活方式,但是到了这个城市就需要逐渐习惯这里的办事节奏。”


基诺

“当地有一个叫‘Tinga Tinga’的特殊油漆画儿,画师们都聚集在同一个小村子里绘制作品,然后游客可以购买礼品为当地创收。他们的收入极其低,工作环境也比较恶劣,经常在油漆味儿浓重的帐篷里持续工作超过八个小时以上。”


基诺

谈到非洲古老的弹拨乐器,最有名的当属班卓琴了,在非洲接待“磊落”二人的司机艾萨,居然就是一位传统班卓琴制作匠人,他已经是他们家第四代传人了。在非洲就是这样,音乐来自生活,而生活就是最好的音乐。


谈到他的理想,艾萨有些感慨:“这个东西啊,快要失传了。现在夏威夷的班卓琴,美国民谣里的班卓琴,还有其他的变种班卓琴都是非洲传统班卓的继承品,倒是这个老祖宗快没人知道了。所以我觉得我责任还挺重大的!(笑)我要发扬这些快要失传的传统文化,所以不仅仅是要教人们传统弹奏方法,也要有人愿意学习手工制作的方法。这种传统乐器不能批量生产,每一把都是特殊的,但是光靠这个我还活不下去呢,所以司机和接待的工作也很重要。反正我也很喜欢跟人打交道,这两个工作我都很喜欢!”


基诺

基诺

王磊说到:“我们在跟当地的乐手交流时,问过他们有关节奏型和复合节奏融合概念的问题,希望了解到他们采取如此复杂节奏组合背后的逻辑。原本在我们看来每一种律动背后应该都存在一种相互结合的基础套路,而当超过四个以上的乐手在舞台上能互相通过一个眼神就完美结合非常复杂的节奏型时,我不禁觉得这不是勤于排练或者努力编排的结果。答案果然如此,他们用很疑惑的眼神互相看看,然后对我耸耸肩膀,说我们也不知道,反正就‘觉得应该这样’。”


基诺

“最后我们发现他们都不是专业音乐人,有的是铁匠,有的是铁路工人,还有的是木匠。音乐无法带给他们足够的收入,所以他们都有其他的正式工作,用于养家糊口。”


“大自然给予这片土地上人们的天性,就是天生的韵律感和律动感,这并不是后天可以学习处理的结果。当地的音乐协会会长告诉我们,坦桑尼亚一国就有127个原住民部落,每一个部落都有自己的律动节奏型,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特点,而这就是他们之间用于交流的词汇和语言。草原上,很远就能听到击鼓声,只要分辨出是哪一个节奏型,基本就能确定来人是哪一个部落,是敌是友。”


基诺

这正是动物群热烈地从干涸的大陆奔向带有雨水味道空气的时刻。像从天空俯瞰百万角马和走兽飞禽一样壮阔,《大迁徙》一曲利用贝司和架子鼓的厚重律动推动全曲的基础结构,并且在混音时利用双轨重叠,在电子和原声音色的重合下,使贝司的线条如同飞沙走石一般滚动,毫无多余的花哨炫技。在厚重的如同万马铁蹄的律动线基础上,四轨音色完全不同的电吉他旋律从左右声道嘶吼而出,就像在旅途中走兽的嘶鸣和秃鹫的长啸一般。(本段文字来自公众号:磊落声音艺术)


Wang Yile回忆道:“由于塞伦盖蒂大草原实在离我们住的地方太远了,最后去了车程10个小时左右的米库米小草原。单就这一个小草原也足以让人脱颔了。之前我还想过,是否在这里能听一些我以往喜爱的音乐,来结合自己的感受体会当地的‘异域风情’,而现在正是自然嘈杂的声音混合成了一个和谐的,却极度安静的环境,我们感到在这里不需要聆听任何人工修饰的‘音乐’。”


为期20天的非洲之旅很快就过去了,“磊落”二人回到了北京一心一意开始了新专辑的创作,名为:《Hymns for Earth - 大地上的美好》意为:大地的赞美诗。共有22个音乐人参与其中,5个录音棚、3个国家平行同步进行历时四个半月后,新专辑终于出炉了。


聆听这张专辑,你仿佛能用耳朵贴着地面听到远处象群的低鸣与雄狮的咆哮,一切都是那么的摄人心魄、涤荡灵魂。这些循环往复的律动与音符似乎已经存在了几千年,现在抵达你的耳朵,是一种缘分,也是一种运气!感谢“磊落”组合的二位老师,也感谢为这张专辑付出过的所有人。


下面是摇滚客专访磊落的详细问题


基诺

【Q(摇滚客):《Hymns for Earth-大地上的美好》是一张涉及面惊人的专辑,22位国内外音乐人参与其中,真的能称得上“世界音乐”。这么庞大的构想是怎么产生的?作品创作的动机又从何而来?】


A(磊落组合):磊落二人在2014年六月时与上海嘉麟杰运动品有限公司的“KROCEUS地球科学家”品牌团队一起,前往东非坦桑尼亚的达累萨拉姆市参与“YES-Network”(地球青年科学家联盟)的大型会议。得到这个消息以后,我们在出发前就萌生了制作纯音乐专辑的想法,因此我们也通过多方的联系,在当地中国大使馆的大力帮助下,与坦桑尼亚音乐家协会的音乐人取得了现场交流的机会,并且在工作的过程中前往米库米草原体会自然的环境。对于根源律动的运用和理解,成为部落间传递幸福感和恐惧感的工具。它们让我感受到的亲密与质朴是那种脱离了装饰的根源民间艺术,那种天衣无缝、与生俱来的节奏感和韵律感弥补了所有简陋的设备缺陷,让我真实地体验到音乐的本质:对身边一切事物的尊重的升华。所以《大地》专辑的出发点并不是一张“非洲世界音乐”专辑,而是本着我们作为外人,也就是非非洲本土人民的视角,体会并感悟其律动类型所传达的讯息,并进一步通过本身积累的技能、知识和感悟,以尊重和敬意的态度描述带有巨大画面感的广袤自然。


【Q:这么一部鸿篇巨制的作品一定耗费了你们巨大的精力把!能简单讲讲整个制作的过程吗?】


A:其实专辑的整体创作过程是非常顺利的,因为这也是磊落二人多年积累的成果体现。我们在创作初期首先确定了专辑的整体气质与大方向,并明确整张专辑所希望表现的故事线及画面感。在这个大前提下,每一首作品也就自然成型了。在与国际乐手的合作过程中,由于现在网络和多媒体联系方式都非常发达,所以我们反而更有效率的完成了整张专辑的制作。


【Q:专辑中用到了许多国内外顶尖的音乐人,也带了他们各自独具特色的表现方式,其中还有一些平时少见的神秘乐器,能具体介绍一下吗?】


A:专辑中参与录音的主要乐手都是资深的中国职业音乐人,百分之八十的录音制作都在中国完成。其中包括吉他手高飞(曾为许巍、张靓颖、那英等人的演唱会担任吉他手),吉他手王斌(那木印象工作室负责人),资深爵士吉他手陈鸿维,鼓手贝贝(崔健演唱会乐队鼓手),打击乐手刘恒(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打击乐声部首席),打击乐手贡布昂杰(斯琴格日乐演唱会乐队打击乐手),键盘手张彧(现任冷空气乐队及罗琦、谢天笑演唱会键盘手)等。国际音乐人方面,在主题曲中献唱的女主唱Kiani 是带有非洲加勒比海血统的波多黎各著名莎莎女歌手;其父亲Jerry Medina曾经在1987年获得格兰美最佳拉丁专辑奖,并在2000年获得格兰美最佳骚莎专辑奖;他在《大地上的美好》同名主题曲中,吟唱了点睛之笔。另外,我们也有缘能与来自芝加哥的Roy McGrath四重奏即兴合作。专辑中刘恒运用到了许多平时大家可能叫不上名字的打击乐器,比如说卡西西,康加,手碟等;也希望大家聆听时能有新的感受。


【Q:专辑里有几首作品都能听到磊叔非常有气质的贝斯线,太吸引人了。您弹贝斯有二十四年了,能谈谈您对这个乐器的学习过程和个人理解吗?】


A:贝斯声部可能是听众最容易忽略的声部,但恰恰是容易被忽略的这个声部,在乐队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贝斯可以被比喻为音乐的骨架和根基。就好像一座漂亮的建筑其地基是决定它稳固的基础,而这一部分的构造也是不被人所发现的。我个人非常着迷于贝斯这个乐器。


【Q:二位在演奏乐器以及编曲制作上面是怎么分工的?】


A:我们两个人组成了“磊落”这个项目名称,并且担任了所有乐曲的创作、制作、编曲以及后期监制工作。其中,王磊在专辑里演奏了电吉他、原声吉他、贝斯、打击乐器等,乐乐则主要负责键盘,歌曲旋律线,管弦乐监制等。


【Q:我们知道磊叔现在在担任推乐队的贝斯手,能谈谈这支乐队吗?】


A:推乐队于2012年组建,乐队成员除我之外还有主唱张铁(推音乐系列演出发起人),主唱兼吉他手杨健(知名制作人),“亚洲鼓王”Funky末吉。2014年,通过首张概念专辑《发呆》,我们获得了第十五届华语传媒音乐大奖“最佳新乐队”奖,并持续着力于推进中国先锋艺术摇滚现场。推乐队的现场演出注重与其概念音乐同步的舞台表现形式,呈现剧情式灯光和多媒体结合的完整效果,非常值得大家前往观看。


【Q:磊叔您和汪峰从鲍家街时期就开始合作了,可以谈谈您这位前队友吗?】


A:我与汪峰合作乐队的过程中,发行了专辑《鲍家街43号》和《风暴来临》。那时候大家都过的比较艰苦,但是都很快乐。乐队解散后,很少来往了。


【Q:二位推荐几位国内你们欣赏的音乐人给大家吧!】


A:窦唯。之所以只推荐窦唯,是因为我认为他在触及音乐创作创新的边界上,一直在努力勇敢地尝试。从窦唯这些年的专辑上看,我们能清晰地感觉到他在突破自己的边界。


【Q:对于国内现在的音乐环境,特别是独立音乐环境,二位有什么要说的吗?】


A: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就中国独立音乐人创作环境来说,现在比二十年前更为开阔,因为信息时代的到来,我们得到的资讯越来越多,所以创作的多样性在很多音乐人身上都能体现出来。但是,就生存环境来说,却比过去更加艰难。这不仅仅体现在激烈的竞争上,也体现在日新月异的娱乐行业上,大量的媒体娱乐传播行为从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听众的审美取向,缺乏提供多渠道、多种类的声音。所以新乐队爆炸性大量出现的同时,掩盖了许多真正有质量的音乐作品。当然,这也是瞬时信息化时代不可避免的现象。我们作为音乐人,时刻需要保持冷静和清醒的态度,在感性创作的同时,做到理性思考,不取苟同。


【Q:二位在这张专辑之后还会有其他新专辑的打算吗?】


A:我们在2015年底会发行去年年初完成的专辑,希望喜欢磊落音乐的朋友们能持续关注我们的动向。


2014年春天,王磊和Yile创作了专辑《Summer Palace 颐和园》,并于2015年12月25日正式发行。这也是王磊和Yile的组合“磊落”全球发行的第二张正式录音室全长专辑。专辑中包含了四首纯音乐作品:春、夏、秋、冬;并邀请到国内外四位知名DJ - LinFeng, BlakieMK, Steo le Panda和Soulspeak - 为其分别创作了Remix版本。 对于磊落二人的特殊职业背景所长期训练出的审美逻辑来说,《Summer Palace 颐和园》纯音乐主题专辑是一个将感性创作付诸理性实验的过程。作为贝斯手王磊而言,律动是其创作音乐的结构体系,决定了乐曲的气质、稳定性以及存在性。对于建筑设计专业的Yile而言,音乐中的色彩元素就如同“装饰性立面”一般,不能脱离于基础结构而单独存在。这张专辑可以看做是磊落对音乐律动和色彩肌理理性结合的小试牛刀之作,也是对未来中国电子音乐发展可能性的其中一种设想。 在《颐和园》的录制过程中,磊落有幸与一行专业素养极高的音乐人合作,包括优秀职业鼓手 Alex Morris(蔡依林、尚雯婕、崔健等乐队合作鼓手),前维也纳青年交响乐团首席小号手,窦唯“不一定”乐队前任小号手文智湧(Gaber),中央民族乐团唢呐独奏演员王展展,罗琦、谢天笑与冷空气乐队键盘手张彧,吉他手高飞(那英、许巍等乐队吉他手)等。专辑母带由来自美国Sterling Sound工作室的著名音乐制作人Tom Coyne制作,他在2012年为Adele《21》制作母带,并获得2012格兰美年度专辑大奖。


基诺

文/天才小海盗 From 摇滚客



分享到:
去TA的主页